“第二次了!”8月18日午后,长春高新(sh000661,股价202.10元,市值818亿元)股价午后突现闪崩跌停,投资者小林在朋友圈发出如此感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长春高新股价异动又是受到集采相关传闻影响——有消息称人用生长激素(重组人生长激素)或被浙江省公立医疗机构第三批药品集采纳入。

人用生长激素(重组人生长激素)是长春高新的核心品种,之前被广东纳入药品集采时,资本市场闻风而动,股价跌停。如今市场再次有传言出现,长春高新股价又如惊弓之鸟。


【资料图】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昊对记者表示,国家现有集采政策都是公平、公开、公正的,集采目录的产生基于公开规则并征询多方意见和建议,不会刻意针对哪个药品。

公司曾弃标广东集采水针

长春高新股价闪崩后,股吧迅速升温,一张截图也随之出现在小林眼前。

图上列了一些化药、生物药的品种,图上这些品种则被传为浙江省公立医疗机构第三批药品集中带量品种。其中,长春高新的核心产品人生长激素(重组人生长激素),就在这张截图上。

图片来源:雪球论坛截图

那此图的真实性如何?18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此进行了求证。

浙江省药品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关于第三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目前只出了一份文件,就是征求意见稿,没有其他文件,并表示不清楚网传截图及其他平台的文件出处。

记者注意到,该工作人员所说的征求意见稿中,其实未列明本批带量采购的具体品种。至于生长激素是否将纳入浙江省这次集采,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暂不清楚。

一位长春高新内部人士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复称,目前相关文件为征求意见稿,公司尚未收到相关正式通知,公司也正在积极核实相关信息。

图片来源: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世界杯365买球官网截图

但在之前,广东省的联盟集采已经率先将生长激素集采落地。

今年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的一份文件将生长激素产品纳入招标,最高有效申报价只有长春高新子公司此前中标价的30%。

这一信息引发长春高新股价重挫。从1月19日的第一个跌停开始,长春高新在3个交易日内从约250元/股跌至约184元/股,跌幅约30%,市值蒸发超260亿元。

上次广东集采的最终结果显示,长春高新选择以粉针(出厂时为粉末状)产品温和降价“保市场”,而水针(出厂时已溶解)产品直接放弃竞标,未提交报价。

这一行为与市场预期一致。首先,广东省牵头的此次集采规模不大。按照中泰证券的测算,以长春金赛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赛药业,长春高新子公司、生长激素经营主体)的报量叠加挂网价格,涉及的集采规模约为1.17亿元。比照金赛药业2021年的营收81.98亿元,比例较小。

其次,长春高新生长激素的院(公立医院)内收入占比只有约30%,70%是在院(公立医院)外实现,因此不管是否中标,其带来的短期业绩影响不是决定性的。

而根据长春高新去年5月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水针在金赛药业收入中的占比超70%,粉针占比约8%,长效水针占比在12%左右。如果要以低价中标,尤其是让主力产品水针舍弃部分利润以低价中标,将破坏院内外市场的价格体系,影响更加不可估量。

如果浙江省集采成真,公司是否以水针参与?“这是商业机密,现在肯定不能说。”前述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不过公司后续将会根据最终政策进一步提升市场覆盖率等。

但陈昊指出,广东集采的时候长春高新“弃标”是企业行为,这也与当时带量采购的规则不够完善有关,而企业不可能永远弃标。

投资者为何惧怕生长激素集采?

一则没确认的传言就引发长春高新股价巨震,原因在于一旦生长激素纳入集采并按照“低价”原则参与竞标,将对业绩高度依赖生长激素的长春高新产生重大影响。

金赛药业是长春高新的生长激素经营主体,也是长春高新的业绩“奶牛”。2021年年报显示,金赛药业实现收入81.98亿元,净利润36.84亿元,为长春高新贡献了超过76%的营收和98%的净利润。

截至目前,金赛药业是国内唯一拥有完整的粉针剂、水针剂、长效水针剂全产品线的生长激素厂商,其长效水针剂为国内唯一的长效生长激素品种。

天风证券研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样本医院销售占比达到75.82%,在业内明显领先。

高市场占有率也让长春高新毛利率居高不下——2021年公司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毛利率高达92.70%。

国家医保局此前曾表示,将坚持招采合一、量价挂钩,全面实行药品、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同时以临床需求、质量优先为导向,做到应采尽采,将集采覆盖至份额大、金额高的产品。

但为何广东省集采“有惊无险”,一次没确认的浙江集采却让长春高新的股价如惊弓之鸟一般?

综合投资者、机构等方面的看法,市场的担心在于广东将生长激素纳入集采只是一个开端,未来或成蔓延之势。另外,一旦生长激素纳入集采,长春高新的投资逻辑也会发生变化。

其一,综合中泰证券研报观点,过去集采覆盖的主要涉及民生医疗产品,而生长激素因为价格高、非刚需、受众人群有限而属于消费医疗赛道。但广东省集采将生长激素纳入,破除了此前“民生归民生,消费归消费”的看法。如果生长激素集采从区域走向全国,院内市场都会出现价格的大幅度下调,这必将形成对院外市场的分流——长春高新受影响的就会不只是30%的院内份额。

其二,记者注意到,在长春高新等厂家的粉针纳入广东集采降价后,有网友评论称:“粉针的便利性远远不如水针。对于骨龄超前的孩子来说,水针每个月的费用在7000元左右,随着身高体重的增长费用也越来越贵。而水针不纳入集采就失去了生长激素进入集采的意义。”

雪球上,有投资者认为,短效水针是相对粉针定价的,而长效水针则是相对短效水针定价的,只对粉针降价进集采的策略恐怕难以持续,因为价格“双轨制”无法长期存在。

在下次集采到来前,长春高新也已经开始主动降价,并且是自己的高毛利产品——长效水针(54iu/9mg/1.01ml)。3月17日,青海省药品招采平台显示,其该规格的产品降价幅度达到37.5%。今年3月,长春高新披露,长效水针目前已开始调整产品价格,调整后可以使得更多的患者享受到与之前相关公益活动类似的优惠价格。

另一方面,长春高新的策略还面临着同行者的挑战。国金证券研报显示,安科生物的长效针型目前已完成临床研究,处于申报生产前的准备阶段。特宝生物的招股书显示,其长效产品预计2022年获批上市,天境生物预计2023年获批。

“赞”深读 100 好文,下载每日经济新闻 app 瓜分 10000 元现金

推荐内容